复健中的血泪烬余

一念痴迷劳形在
焉得回首大千开

清明没事刀一下

绮罗生一直以为,意琦行会在指月山瀑那里等他回来。

但当他终于有机会再出时间城,却没在那里找到他。

琉璃仙境还是那个琉璃仙境,素还真也还是那个为天下人操烦的素贤人,可面对绮罗生的追问时,却流露出抱歉、遗憾和怜悯:“他在…叫唤渊薮。”

一留衣的坟旁,添了一座新墓,绮罗生的雪脯酒,无人共饮。

评论(4)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