复健中的血泪烬余

一念痴迷劳形在
焉得回首大千开

作为一个悲观主义者

当乐观的人跟我说总有一天的时候

我想到的永远会是

夜长梦多

评论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