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土中的血泪烬余

一念痴迷劳形在
焉得回首大千开

《你的名字》一句话观后感

梗是那个蝴蝶效应的梗

感动却是满分的感动

画风更是满分的唯美

人世间最惨的是,快乐柠檬在我点了柠檬茶后错给了我珍珠奶茶,然后没有一错到底地给了我一根细管子(悲剧

#一条撩喵失败的咸鱼#

#就算是咸鱼也要撩喵#

#二叽的内心是拒绝的#

心疼23集的师娘~

“萧无名,曲无名,声悠悠,声悲鸣。心何闷,情何困,眉深锁,孤独行。 ”

一瞬间,坚强的伪装丢盔弃甲,余心头一点清明,方能控制住颤抖的手。

一别经年,终成黄泉两隔,深闺梦里,难觅英魂踪迹。

再见你,才知相思早已刻入骨髓,多想回到少年时,珍惜在一起的每一日。

可惜,这不是你…


讲真,如果我是师娘,我拼了命也要剁了重子…让你看到早已逝去的爱人,等于把伤口再撕裂一次_(:зゝ∠)_

熊孩子和病秧子 04

“静观其变。”

元邪皇已然伏诛,但他留下的后遗症深远且长久。无根水竟突现崩解…如果无根水出了岔子,那鳞族的生存状态,实在令人堪忧。

北冥华将字条看了又看,心里对自己发出无声的嘲讽:你是谁?你想做什么?没有储君的身份就没有话语权,纵使贵为亲王之尊,在满朝文武眼中,依然不够看~

这个认知让他心情恶劣,一连几天都没去探访凉巳阁。更让他生气的是,他不去,也不会有人请他前往。

坏心情持续到皇贵妃娘娘颁下设宴的旨意,北冥华如获至宝,捧着这个好借口冲去了凉巳阁。

“先生啊先生,你说娘娘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?”北冥华说话总喜欢拖长声调,让人觉得他是个傲慢的小混蛋:“她若有野心,就该选择立我,因为我的母...

看门咪

魔都红鼻哥😂

熊孩子和病秧子 03

有点短小_(:зゝ∠)_本人已半死,偏头痛发作中,最早的时候,好像同时有一个废阿叔,一个鲁缺和一个哈吉咩在半边脑袋里敲打。。。现在的话,大概是三人中任选一个在脑袋里敲打的程度吧…


“你说什么?”酒杯落在地上,琥珀色液体污了华服下摆,此时也顾不得了。北冥华面色惨白,眼中却射出灼人的利芒。

面对京王的质问,蒙面客垂头道:“王御驾亲征金雷村,却被元邪皇重伤;太子为了护驾,承受了元邪皇全力一击,太医令得出的诊断结果很不好。龙涎口虽被元邪皇破坏,却暂时没对海境生灵造成过大的影响,据说是当年的白蛟和佛国天门菩提尊肉身舍利的功劳。”

“父王!皇兄!”北冥华眼前金星乱冒,耳鸣嗡嗡,恨不能插翅飞回皇宫...

【砚寒清中心】往事云烟

自娱自乐,因为感觉18的砚寒清在修儒提到大哥的时候,感觉有点在意。而且之前龙子他们也透露过,师相有个拜把兄弟曾经是海境的裨将,距离统帅之位只有一步之遥,协助平定三王之乱…然后人呢?所以自己脑补了一个故事,坐等打脸( ̄ε(# ̄)☆╰╮( ̄▽ ̄///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砚寒清依稀记得,在他小的时候,国相是雨相覆秋霜,现在的师相欲星移是卸任丞相的得意弟子,他的大哥,同样师承门下。

两人都是鲛人一脉著姓大族的继承人,身份相近,志趣相投,少年意气风发,干脆遵循古老的传统,交换信物结拜为异姓兄弟。二人各自交好的各家年轻继承人,时常在浪辰台雅集。琴瑟笙箫,...

熊孩子和病秧子 02

北冥华就藩后,极少收到卧寅先生的新字条。一来先生三不五时小病不断,他舍不得拿些鸡零狗碎的事让他操心;二来,他不喜欢卧寅先生对自己公事公办的态度,心里不得劲的熊孩子,自然会做出点幼稚的行为,比如说:给忌膏粱厚味的先生,送一副亲笔画的王府夜宴图;得意洋洋的写信,说些倚红偎翠的风月事,遗憾先生不能同往云云。这类信件,卧寅一概不回,连四个字的评语都不给。气得京王殿下,夜里不知咬坏了几多被角~

有惊无险地过了三年,长史自从家人被他接到领地内定居后,早早学乖,和众王府属官和光同尘。封地的军政大权被他牢牢握在掌中,至于不听话的刺头~自然是,如今坟草丈许高~

这一日皇城来人宣旨,骈四俪六的文字背后,简单概...

【京王&卧寅相关】熊孩子和病秧子 01

被17的小纸条萌翻了~私设大大滴有~慎入~


北冥华第一次见到卧寅先生,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场合。

母后过世,大哥搬去东宫,父王忙于公务,年幼的皇子不懂寂寞是何物,但看到皇弟们都能腻在母妃怀里撒娇,自己却只能干站在那里…无法压抑心头翻滚的烦躁,他飞奔着跑去御花园的偏僻角落赌气。

对宫人的呼唤充耳不闻,任花丛将锦衣华服挂出一缕缕丝线, 北冥华揉揉眼眶,本王才没有羡慕!本王才没有哭!

仿佛被施了魔法,他放下手的瞬间,正好起风了。前方亭子的帘幕翻飞中,露出了一片白色的衣角。

北冥华慢吞吞地走到亭子边,努力摆出一副傲慢的姿态:“你是何人?”

“本王问话,为何不回答?”得不到回应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