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土中的血泪烬余

一念痴迷劳形在
焉得回首大千开

庭园喵…一脸“本大爷超凶der”

朋友给我发了一大波他家猫叔从小到大照片…眼看着小鲜肉一年年变成老爷叔😂

等了整整两年,小九酱终于来到我身边!喜极而泣中…

撸完猫神清气爽,腰不酸背不痛爬楼不喘气——为什么只有一张呢,因为拍完这张就开始撸猫了😂

睡午觉的时候被我偷拍,好像给个白眼也是正常的😂

蜃虹蜺(第四集圆标重点角色)

虹阶荣耀常危,丹心滴血,雪掩云欺。玄风萧索频吹,缁衣抽缕,物换星移

欲星移

观星望斗惯幽居,一片神鳞渡太虚。伯仲分时同绶冕,虹蜺过处尽疆舆。


让我发个帖占个位激动一下~\(≧▽≦)/~

清明没事刀一下

绮罗生一直以为,意琦行会在指月山瀑那里等他回来。

但当他终于有机会再出时间城,却没在那里找到他。

琉璃仙境还是那个琉璃仙境,素还真也还是那个为天下人操烦的素贤人,可面对绮罗生的追问时,却流露出抱歉、遗憾和怜悯:“他在…叫唤渊薮。”

一留衣的坟旁,添了一座新墓,绮罗生的雪脯酒,无人共饮。

发现了一个猫之庭院,小咪们不知道是不是大咪的孩子,但我见过大咪和另一只不知姐妹还是母女的咪一起出现过…搞不清亲属关系

我:“你瞅啥?”
二叽:“瞅你咋滴?”
浅浅:“瞅你咋滴?”
浓浓:“瞅你咋滴?”
😂同一天差不多的时刻,一毛一样的角度,心有灵犀么

自古佛门白衣滚边,露胳膊,人美如画【捧脸

中国邮政真是神奇…居然在除夕收到了岛主和喵星的祝福😂祝大家鸡年大吉,身体健康,来年拍到更多喵星人
@市井喵和无人岛